<b id="dxpki"><dfn id="dxpki"></dfn></b>
      老黃小舍-探索世界新奇事
      你的位置: 首頁 > 另類排行 >

      中國第一個12萬億GDP大省誕生!

      2023-11-06 22:45:26老黃小舍

      中國第一個12萬億GDP大省誕生!

      來源: 國民經略

      強者恒強。

      01

      近日,廣東省發布最新經濟數據,2021年全省GDP為12.4萬億元,同比增長8%,連續33年位居全國第一。

      廣東,是全國唯一的12萬億級大省。在廣東之后,江蘇11萬億 ,山東8萬億 ,浙江7萬億 ,河南6萬億左右。

      以2021年平均匯率6.45換算,廣東GDP約為1.92萬億美元。

      這一總量,超越世界上90%以上的國家,與加拿大、俄羅斯、韓國等相當,遠超西班牙、澳大利亞、荷蘭等國。

      廣東經濟首度坐上全國第一寶座,是在1989年,一坐就是33年。

      早在改革開放之初的1978年,廣東經濟總量落后于上海、江蘇、山東、遼寧等省份。1979年到1988年,江蘇、山東曾輪流位居全國首位,直到被廣東所取代,且領先優勢不斷增強。

      30多年來,廣東GDP總量從1989年的1400億增長到12萬億,無論是增長速度還是發展質量,均是首屈一指。

      這些年,廣東經受了非典、全球金融危機、新冠疫情等沖擊,但借助強大的經濟韌性,始終保持著高增長態勢,穩居全國經濟第一大省之位。

      02

      廣東,是全國萬億GDP城市最多的省份之一。

      截至2022年,全國共有24個萬億GDP城市,其中南方18個,北方6個。廣東與江蘇,各有4個城市入圍,領跑各大省份。

      其中,廣州深圳在2010年前后就已邁入萬億俱樂部,佛山則是2019年突圍,東莞在2021年晉級,也是當年唯一晉級的萬億城市。(參閱《官宣!又一個萬億GDP城市誕生》)

      眾所周知,廣東之強,強在珠三角。而在珠三角,廣深是龍頭,佛莞是省級經濟中心城市,其他地市經濟總量都不高,離萬億大關都還有相當長的距離。

      在東莞之后,惠州、珠海、汕頭、湛江等地市GDP不到5000億,想要突破萬億,可能需要5-8年時間。

      面向未來,惠州表示2026年GDP突破8000億元,珠海則表示力爭五年GDP超6000億元,2035年突破2萬億。

      就全國來看,未來5年,將會有一批城市沖刺萬億俱樂部,包括江蘇常州、徐州,山東煙臺,遼寧大連,河北唐山等。

      03

      廣東還是全國人口第一大省。

      2020年底,廣東常住人口高達1.26億人,比第二名的山東省多了2400多萬,相當于多了一個上海的人口規模。

      當然,若論戶籍,第一人口大省當屬河南。不過,河南由于大量勞動力到外務工,常住人口比戶籍人口少了1600萬人。(參閱《這些超級人口大省,也生不動了》)

      與國際對比,廣東常住人口規模已經追平..。

      ..由于“少子化 老齡化”的困擾,總人口已經連續12年減少,總人口已經萎縮到1.26億人左右。

      正如凱風君新書《中國城市大趨勢》的分析,廣東人口之多,一方面得益于高出全國平均水平的出生率,自然增長人口遠高于長三角;另一方面得益于外來人口源源不斷涌入,人口吸引力全國最強。

      廣東人口出生率一直全國前列,遠高于長三角地區。

      最新公布的人口統計數據顯示,2021年全國出生人口1062萬人,出生率7.52‰,創下歷史新低。(參閱《逼近千萬大關!人口大變局即將降臨》)

      各省份2021年生育數據尚未公布。但從2020年數據來看,多數省份都出現明顯下滑,江蘇人口出生率僅為6.66‰,相比上年下降2.03個千分點,連續21年低于1%(即10‰)的水平。

      相比而言,廣東2019年的人口出生率還高達12.54‰。2020年和2021年雖然會有所下滑,但整體上仍高于全國平均水平。

      正如凱風君新書《中國城市大趨勢》的分析,這背后,一方面是因為廣東擁有相對濃厚的生育文化,廣府地區、潮汕地區的生育意愿相對較高。

      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廣東吸引了大量外來人口,人口結構相對合理,這也進一步提升了出生率。

      與人口的自然增長相比,廣東對外來人口的吸引力更為顯著。

      根據七普數據,2020年廣東常住人口高達1.26億人,相比10年前增加2170萬人,相當于江蘇、浙江、山東三省新增人口之和。

      廣東的流動人口規模位居全國之首。

      2020年,廣東的流動人口數量為5206.62萬人,其中,外省流入人口為2962.21萬人,省內流動人口為2244.40萬人。無論是外省流入還是省內流動人口,均位居全國之首。

      同時,隨著落戶門檻不斷松綁,這些外來人口開始陸續選擇在廣東落戶。數據顯示,過去10年來,廣東省外戶籍凈遷入人口達312.02萬人,位居全國前列。

      廣東的外來人口,多數來自“泛珠三角地區”或人口大省,包括湖南、廣西、江西、四川、湖北、河南等。

      04

      作為經濟第一大省,廣東還是財政第一省,更是地方財政凈貢獻第一大省。

      數據顯示,2021年全省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完成1.41萬億元,同比增長9.1%。而位居第二的江蘇財政總收入為10015億元,約為廣東的7成。

      根據《中國城市大趨勢》一書的分析,一般預算收入,包括稅收收入和非稅收入。由于分稅制的存在,這里已經扣除了上繳中央的部分,如果考慮到后者,來源于廣東的總稅收超過2萬億元。

      從各地總財稅來看,廣東還是對全國財力凈貢獻最高的省份。

      我們可以“(分地區中央級稅收收入 地區上解中央支出 援助其他地區支出)-(分地區中央返還性收入 接受其他地區援助收入)”來衡量地方財力凈貢獻。

      根據粵開證券的統計,2019 年廣東、上海、北京、江蘇、浙江、山東、天津、福建、遼寧共六省三市對國家財政有凈貢獻。

      其中,廣東以8307億元遙遙領先,位居全國之首。

      另據搜狐城市統計,廣東一半以上的財力貢獻中央,位居全國第一。

      2018年,廣東人均貢獻了1.31萬元的財力,分別是同期江蘇、浙江、山東三省的2.04、1.75、9.65倍。

      當然,作為經濟大省、工業大省,廣東從全國吸納了大量年輕勞動力。

      將一部分財政收入反哺用于其他地區的轉移支付,既是全國一盤棋的思維,也是區域均衡發展的體現。

      05

      廣東,第一工業大省。

      廣東與江蘇都是工業大省,工業實力不分伯仲,但支柱產業卻不盡相同。

      江蘇以電子、電氣機械及器材制造、化工、通用設備制造、鋼鐵、汽車、紡織、專用設備制造、金屬制品、非金屬礦物制品業等為支柱產業,十大產業增加值占全省比重約為7成。

      廣東則以新一代電子信息技術、汽車、綠色石化、智能家電、先進材料、現代輕工紡織、軟件與信息服務、超高清視頻顯示、生物醫藥、現代農業與食品等為支柱產業。

      同時,廣東在半導體、智能機器人、集成電路、新能源等方面的探索也走在全國前列。

      目前,全國9成以上的無人機、半數以上的彩電、4成多的手機、3成左右的空調,1/4強的工業機器人、20%左右的冰箱和集成電路,悉數出自于廣東。

      正如《中國城市大趨勢》一書的分析,廣東與江蘇戰略性新興產業的差異,從兩省斬獲的先進制造業“國際隊”名單里就可見一斑。

      2021年,工信部公布先進制造業集群優勝者名單,在21個城市25個集群中,廣東、江蘇各自拿下了6個。

      廣東的6個分別是:

      深圳市新一代信息通信集群;深圳市先進電池材料集群;廣佛惠超高清視頻和智能家電集群;東莞市智能移動終端集群;廣佛深莞智能裝備集群;深廣高端醫療器械集群。

      江蘇的6個分別是:

      無錫市物聯網集群;南京市軟件和信息服務集群;南京市新型電力(智能電網)裝備集群;蘇州市納米新材料集群;徐州市工程機械集群;常州市新型碳材料集群。

      可見,廣東的先進制造業集中在信息技術、新能源、智能裝備、生物醫藥等方面,江蘇則集中于新材料、物聯網、工程機械等領域。

      日前,廣東發布了制造業高質量發展“十四五”規劃,到2025年,廣東制造業整體實力達到世界先進水平,培育形成若干世界級先進制造業集群,成為全球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典范。

      為此,廣東規劃了十大戰略性新興產業,包括半導體、智能機器人、新能源、前沿新材料等,主要布局在珠江東西兩岸。

      可以說,先進制造業的發展,決定了工業大省發展的未來。誰能在戰略性新興產業里搶得先機,誰就能在未來的發展中占據優勢。

      06

      廣東,第一外貿大省。

      2021年,廣東外貿進出口總額突破8萬億元,超過全國(39.1萬億元)的1/5,連續35年位居全國第一。

      作為“世界制造工廠”,廣東一直都是傳統外貿大省,其中以智能手機、家用電器、液晶顯示等為代表的機電產品占了出口的半壁江山。

      在2021年中國海關發布的外貿百強城市榜單中,TOP10城市里廣東占了4席,包括深圳、廣州、東莞、珠海。

      不過,隨著國際疫情形勢變化,外貿將會受到一定挑戰,高增長態勢難以持續,主要外貿城市發展或會受到影響。

      2020年以來,雖然全球疫情形勢日益嚴峻,但由于我國迅速遏制疫情擴散,供應鏈體系得以迅速恢復,借助強大的工業體系,我國外貿進出口在疫情期間逆勢擴張,對于穩經濟發揮了關鍵作用。

      不過,正如官方有關人士所分析的:

      “當前全球疫情起伏反復,外部環境更趨復雜嚴峻和不確定,我國經濟率先恢復的相對優勢和基數效應可能減弱,2022年我國外貿發展面臨的不確定不穩定不均衡因素增多”。

      所以,如何穩外貿,是擺在所有外貿大省面前的一道考題。

      07

      廣東并非沒有短板。

      據《中國城市大趨勢》一書分析,廣東雖然經濟發展強勁,但區域發展并不均衡:既有富裕程度遙遙領先的珠三角,也有相對不發達的粵東西北。

      廣東下轄21個地市,雖然深圳、珠海、廣州人均GDP位居全國前列,但還有2/3的地市人均GDP低于全國平均水平,最低的梅州,人均GDP僅為3.1萬元,不到深圳的1/5。

      其一,這背后存在地理環境的因素。

      珠三角是珠江沖積平原地帶,擁有一系列國際港口,歷來富裕。而粵東西北多是山區,發展環境天然受限,且勞動力規模也不占優勢。

      在全球化時代,誰靠近高鐵、機場和港口,誰就更靠近國際市場。在中心城市時代,誰擁有更多勞動力人口,誰就能獲得更多產業轉移機會。

      在這一點上,粵東西北雖然地處廣東,但區位優勢卻不如中西部省會突出。

      其二,除了地理因素之外,粵東西北缺乏實力強勁的龍頭城市引領發展,無疑也值得關注。

      為此,廣東將粵東的汕頭、粵西的湛江定位為省域副中心城市,并分別作為汕揭潮都市圈、湛茂都市圈的核心城市,引領粵東粵西發展。

      最新發布的《廣東省新型城鎮化規劃(2021—2035年)》指出:

      充分發揮廣州、 深圳國家級中心城市的核心引領帶動作用,積極培育珠海、汕頭、湛江省域副中心城市和佛山、東莞省級經濟中心城市。

      可見,廣深為中心,佛莞為省級經濟中心,珠海汕頭湛江為省域副中心的城市格局由此形成。

      其三,廣東雖然財政發達,但大量的財政作為轉移支付支援到其他省市,留給粵東西北的并不多。

      所以,不能只看到廣東作為經濟大省的一面,也要看到廣東內部還存在區域發展不均衡的現實。

      同樣,不能只看到廣東整體財力的充沛,也要看到廣東為全國所做出的貢獻。

      如今,粵東西北的發展,同樣需要規劃、政策甚至財政的直接支持。

      推薦文章

      猜你喜歡

      網友關注

      久无码久无码av无码 全黄激性性视频
      <b id="dxpki"><dfn id="dxpki"></dfn></b>